您好,欢迎进入中国幼教培训网(中国幼儿教师培训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中国的幼教行业正在进入从业者价值链时代
来源: 时间:2019-11-19 13:42:08
  一年一度的“学前教育宣传月”是了解中国学前教育领域的重要焦点时间,2018年的主题是“我是幼儿园老师”,引发了一首“幼儿园教师之歌”的全域传唱,不管今年的主题会是什么,都必将吸引了来自更多地方和圈层人士的共同关注,就开放型世界教育格局,多元化教育理论、区域化特色与全人教育理念、创新与高质量发展等议题会在各种不同的场合展开深入探讨与交流,观点的碰撞也许会出现精彩火花。
  尚课网CEO黄军民基于十多年来对教育关系的研究,在去年组建新时代教育关系研究院后首次以高级研究员的身份发表他对中国幼教行业发展的观点,他关于“下一个十年,中国幼教行业将进入服务者价值时代”的观点,受到了广泛关注与认可。
  以下是他的观点(原文)
  30年来,中国的经济增速备受世界瞩目。这其中,伴随着城镇化的飞速推进,中国幼教行业发展也成为国内外政界、企业界、教育界和学术界、法律界关注的焦点。
  中国幼教的30年可以用“333”来概括:三个时代、三条曲线、三种力量。
  所谓三个时代,即幼教行业跨越了教育资源价值链时代和信息价值链时代,并且正在进入从业者价值链时代。
  所谓三条曲线,即1989-2002年期间增量低速为主的曲线,2003年至2013年增量高速为主的曲线,2016年起存量高质为主的曲线。
  所谓三种力量,第一种是在增量低速期以“建园”为核心的力量,这期间入园压力主要是由政府财政和机关来解决,出现的幼儿园基本上都是教育主管部门和机关单位自主举办的,由于经费的有限,建园速度慢,但是力度相对稳健,也没有什么社会力量参与服务。第二种是在增量高速期以“招生”为核心的力量,由于社会力量办学的门坎较低,民间资金的涌入,解决了大批入园压力的同时,引来了相互竞争生源的压力,市场竞争要素的组合给幼教服务商带来了较大的参与机会。第三种是在存量高质期以“品质”为核心的力量,这是行业在竞争与合作中必然产生的一股会越来越强大的力量,这种力量才能够真正意义解决好人们对追求美好教育的需求和教育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矛盾的力量。
  教育资源价值链时代和信息价值链时代都必然会有明显的增量,这是教育供给侧结构体系内有限的资源无法满足实际需求而产生的一种常规行业态势,而从业者价值链时代将会成为驱动整个行业发展,带来一种理性的回归,这种回归真正体现了“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大计,教师为本”。
  回顾一下重要时间节点发生的重要事件:
  1、1989年8月20日《幼儿园管理条例》经国务院批准,1989年9月1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教育委员会令第4号发布,自1990年2月1日起施行。
  2、2002年12月28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一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2003年9月1日起实施。
  3、根据2013年6月29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等十二部法律的决定》第一次修正。
  4、根据2016年11月7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的决定》第二次修正。
  5、2003年1月27日《关于幼儿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指导意见》已经国务院同意正式颁发。
  6、2011年,国务院颁布了《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
  7、2018年11月7日两办发布《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
  8、2018年9月7日,公布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中,《学前教育法》纳入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的一类立法项目,拟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任期内提请审议。
  我们很清楚,在中国这个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改革开放以来,以市场经济为决定性因素的发展空间里,还有着以政府主导行为作为的执政体系在最终发挥作用。也就是说,市场经济的决定性作用并不代表是特色社会主义国家经济发展的全部作用。
  中国幼教用30年跨过了教育资源价值时代和信息价值时代,这两个阶段,对从业者本身的要求并不高,从业者在整个行业圈层里基本是属于自发工作、分散管理、自成体系的。从幼儿园建园的数量上,我们就明显看出,过去的十几年里,幼教行业出现了暴发式的野蛮生长,产生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有层出不穷的“虐童”事件,有严重的证券化和逐利倾向,等等这些问题的背后实际上是一个资产配置的问题,什么样的教育资源所有制就会有什么样的教育关系。在这个阶段,从业者的价值没有被定义,基本上是从业者自己在宣贯自身的价值,这就会像商业领域里一样,不可避免地出现行业内有足够多夸大自身价值甚至虚假泡制价值的成份,会出现“房产开发商式”的宣传和招生行为。
  伴随着物质条件改善,消费和服务需求必然提升,再加在上行业与互联网等技术的深度融合,幼教行业已经进入“从业者价值”时代。这一阶段,围绕教育的服务比教育资源和信息技术应用更加重要,从业者的角色和价值将被重新定义,并会带来全新行业发展空间和全新机遇。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教育关系的友好化必将是大众的夙愿,也就是说教育力的进一步发展需要完善的教育关系,而教育关系的友好化也必将促进教育力更加充分发挥作用的。
  曾经多年来,在基础教育应试指挥棒的影响下,幼儿园出现了小学化倾向,原本应该是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的保教走偏了,甚至偏得很厉害,无形当中加大了家长的焦虑情绪,从业者的价值取向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质疑,从业者的职业幸福感在大打折扣,社会地位与实际付出的非常不匹配,更不用说有什么生活品质了。这些现象从根本都不是我们大家所愿意看到的。
  在幼儿入园趋势性上升的驱动下,目前中国约30万所幼儿园的存量教育资产将被充分盘活,形成532的格局,50%为公办、30%为普惠、20%为高端营利性民办,未来优质的幼教服务在教育价值链的构成中占比将不断提高。宏观上,全国超过80%的区域已经进入或者即将进入存量时代,幼儿园的硬件环境建设差异化会越来越小,也就是说,表现在实物层面的比较优势不明显了。微观上,越来越多的家庭对幼儿教育越来越关注效率。这就是我们判断从业者价值时代到来的两个重要依据。“过去是解决吃不饱的问题、现在是要解决吃不好的问题,未来还要解决吃得不开心的问题”。这就是说体验和品质必将变为刚需。
  一场由物业环境、从业者、信息技术和金融资本四大要素共同产生的“化学反应”正在发生。
  中国幼教行业发展的30年,在数据还原下,一条鲜明的发展轨迹跃然眼前。不难看出,从满足基本教育需求、以新生入园为主的教育资源价值时代,到以增量为主并依靠信息将幼儿与园所匹配实现信息价值时代,再到注重品质、提供个性化、差异化、专业化的行业服务,能实现互联网、物联网和人工智能深度融合应用的从业者价值时代,是中国幼教行业发展的趋势,也是一条无法绕开的必由路径。
  如果说过去教育资源时代的价值链是“物业”与“人”的相对单纯的‘物理反应’,信息时代的价值链则是“人”与“人”的‘生理反应’,而在从业时者代的价值链就会演变为物业、师资、信息和资金的综合‘化学反应’。巨大的用于发挥教育功能的固定物业资产性投资将推动巨大的教育服务需求升级,而教育服务的升级又会使存量资产增值产生更大的可能,但是,存量资产的增值最终还是要体现在根本的教育功能上,并不是逐利功能的放大,从而形成螺旋上升的正循环。说得简单点就是,有什么样的从业者才会有什么样的教育生态,这也就是“教师为本”的含义所在了。
  从业者价值时代,行业将呈现出新特点,就是从业者的价值将得到前所未有的尊重与发掘。通过服务连接,行业价值链将向教育体验环节的后端和开发端呈网状传导,价值空间实现指数级放大。对于开发端来说就是做好一件事,为从业者赋能。对于后端来说也是做好一件事,积极配合实现家园同步共育。
  从业者价值时代,从业者的价值必将会得到重塑,也将带来聚合现实教育关系主体的价值的平台崛起,专业的教育综合服务商将孕育而生。
  幼教行业从业者价值时代到来的核心标志是幼教行业全面构建新的标准,如:构建培养人的标准、构建环境的标准、构建流程的标准、构建管理的标准、构建评价的标准和发展的标准。当幼教从业者价值全面崛起时,服务的红利就会显现,说得简单点就是,好的从业者将享受个人溢价、形成个人品牌,出现更多的名园、名师。
  在新标准构建过程中,从业者价值崛起将带来聚合“人”的价值的行业互联网平台的崛起,这种平台是连接从业者与家长、与社会不可缺少的载体,一方面互联网的信息透明带来新的公开和公平,另一方面可控的差别化分享带来精准的情感关联,在提供优质信息内容的同时,最大限度聚拢一批高水平、职业化的行业服务者,带给家庭教育更好的体验,满足家庭育儿的需求,重塑了现实中的家园共育关系。同时,互联网平台的共享规则机制能够将不同服务领域的服务者整合起来,形成一套共建共享体系,为参与的服务者赋能,加快幼教行业进化迭代,有利于形成公认的行业规则和整合行业内外的上下游供应链,这就是平台的核心影响力,也就是平台最大的价值。
  与此同时,从业者价值崛起将促使中国幼教行业服务商的角色向教育服务综合运营商角色转变:以幼儿教育为轴心进行服务延伸、走多元化道路,通过为幼儿园的整体赋能来帮助幼儿园实现整体的品质提升,而提供赋能的有力措施必须依靠和融合当地服务渠道以减少服务输出的传导压力,因此城市合伙人制的运营商模式或是未来区域性幼教服务商转型的方向,传统的业务和产品代理模式将迎来与行业发展需求不匹配的风险。对于从业者来说,真正需要的也是能够提供更加高品质的整体运营服务。
  从业者价值链时代的到来,这将是中国幼教行业的未来!
  摘自:方舟
稿源:
作者:
编辑:shaohai
无相关信息